湖北“癌症村”渔西村 废水四溢 田地荒芜

    发布时间:2014-10-15 09:21   来源: 抗癌路   阅读:人   

渔西村

  离邵东县佘田桥镇上不足1公里的渔西村,以盛产马蹄、萝卜出名,因为品质好,这些土特产都是抢手货。尤其是马蹄,很多商贩为了多拉货,总是走家串户亲自跑到村民家收购,然后批发到全省各地。不过这一景象5年来已不复存在。

  如今渔西村的马蹄、萝卜无人问津。为了生计,村民不得不“改名换姓”去卖菜,不敢承认自己是渔西村人。村民认为,这种变化是从鑫龙玻璃厂来到这里后开始的。因为鑫龙公司生产近十年来,含有硝酸银、铅、铬等有毒物质“三废”肆意排放,污染了当地田地与水源,给村民生活带来噩梦般的影响:数百亩农田遭到严重污染、100多口水井被废弃。村民就此曾多次向相关主管部门反映,却至今未有任何实质性答复。

  【现场直击】

  废水四溢,300多亩田地荒芜

  湖南鑫龙玻璃制品有限公司位于邵东县渔西村,于2003年建厂,目前由生产热水瓶胆的玻璃厂和焦化厂组成。周边分布着前锋、五里、西塘、贯塘、龙塘等村。6月20日,记者来到该厂, 还没进厂区大门,就有一股刺鼻钻心的味道扑面而来,厂里有两座烟囱,黑黄的浓烟从焦炉孔滚滚而出。

  记者看到,工厂不远处就是农田,目及之处几乎全被接近蓝黑色泽的废水浸染,除了地势较高的田道上有一丝绿意之外,田里坑坑洼洼处只有一簇簇的枯草。在离工厂70米远处,两个篮球场大小的鱼塘里盛着同样的蓝黑色废水。

  渔西村的村民曾桂云告诉记者,自鑫龙公司建厂后,管道几乎每天都往当地蒸水河里排污水。前几年,影响还不太明显,但自从2007年起,工厂附近的农田无法耕种,之后慢慢影响到周边几个村。目前受害最严重的渔西村,300多亩田地荒芜,100多口水井已经废弃。更让村民胆战心惊的是,自2003年以来,渔西村和前锋村已有30余名村民相继得癌症死亡,而此前,却很少有村民得癌症。

  “我们猜测,就是玻璃厂将含有硝酸银等物质的废水、废渣直接往外排放,污染了蒸水河和农田,给我们带来了危害。”面对记者的采访,十几位村民难掩内心的焦虑。

  【村民哭诉】

村民哭声

  水可不喝,田可不种,空气不能不呼吸

  通过在厂区明察暗访,记者发现,鑫龙公司至少有两个排污口,一个是通过厂房大门口清水塘的一条细水沟直接排放。“这个鱼塘的鱼全部死光了,每年赔3000块给户主。”村民曾桂云介绍,大量废渣沉淀鱼塘,水都像墨汁一样。

  另一个排污点是暗道,地处玻璃厂和焦化厂中间,占田地和鱼塘60亩左右,污水直接排到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池塘中,然后在池塘杂草丛生的地段挖一条暗道排污,大量乳白的浑水通过暗道流入周边的农田和蒸水河。

  “这里才是直排量最大的点。”渔西村村民曾双山介绍,含有硝酸银等物质的废水通过这条暗道排到蒸水河。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曾双山抓来两条泥鳅,从排污口接来一瓶水,将泥鳅放进污水里,30分钟后这两条泥鳅就翻白死了。据业内人士透露,生产热水瓶胆的直排污水里会含有镉、铅、铁、砷、汞等金属物质。

  曾被作为当地经济支柱的马蹄、萝卜等农产品,这几年也因“污染危机”出现滞销,村民种植的大量蔬菜瓜果腐烂在家,农民苦不堪言。为了谨慎起见,村民都从很远的地方买来矿泉水饮用。

  “水可以不喝,田可以不种,但空气不能不呼吸。”村民强烈要求该厂搬迁。2007年开始,曾双山跟村民一道,搜集了大量鑫龙玻璃厂非法排污的证据,逐级向佘田桥镇、邵东县、邵阳市等环保部门进行了反映,却没有任何回复。 记者了解到,鑫龙公司生产近10年,焦化厂一直没有进行环评,焦化车间也没有相应的环保设施。

  如鑫龙公司焦化厂现在使用的捣固型侧装焦炉,捣固煤饼长4.8米、宽0.24米、高2.1米,体积2.42立方米,与国家准入条件规定的煤饼不小于35立方米相差16倍。鑫龙公司焦化厂的75型、89型焦炉对大气造成严重污染,属于国家第一批淘汰工艺和目录中的炉型,但至今还在投入使用。

  公司说法

  污水没有处理好有各方面原因

  知情人士透露,鑫龙玻璃公司为了继续经营,会对当地村民进行安抚。自2007年开始先后与渔西村周家组、罗家组、清水组签订水田、鱼塘租赁协议,其中水田赔偿1000元/亩,鱼塘3000—4500元/亩。2009年又与村民签订水田赔偿协议,自此,村上近30亩水田、鱼塘公然成了鑫龙玻璃公司的废水废渣处理地。

  村民曾就此事件向邵阳市信访室反映情况,除了得到“请邵东县政府接处”的签字答复外,至今都没有任何回复。

  6月25日,佘田桥镇镇党委副书记王平轩牵头,来到渔西村做群众工作,要求将受污染的农田、鱼塘租给鑫龙玻璃公司使用5年,给村民的回报是每亩1200元,遭到村民的拒绝。

  村民随后致电鑫龙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颜东方,询问“公司废水、废渣何时停止直排”,对方回了一句,“污水没有处理好有各方面的原因,你们可以向村里反映,也可以向镇里反映”后便挂断了电话。

  鑫龙玻璃厂的前身为邵东钢铁厂,上世纪80年代末理应淘汰处理的生产焦煤的原厂老旧设备依然在使用。2006年下半年公司又投产玻璃保温瓶胆生产线,配套建了国家严格控制的煤气发生炉装置,成立了鑫龙玻璃有限公司。2010年又改扩建数座同类型焦炉,如今焦炭总产量年近10万吨,瓶胆日产量3万个左右,年产值上亿元。

  据相关职能部门人士透露,鑫龙玻璃公司是邵东县的纳税大户,年纳税额上千万。

  部门回应

  邵阳市环保局:要看领导有没有时间查

  村民告诉记者,他们已于6月21日就“污染事件”向邵阳市环保局进行了反映,但至今未收到答复。

  6月25日上午9点,记者随同曾双山、曾桂云等村民来到邵阳市环保局监察支队二科,再次找到监察员何宏辉,“上次反映的事情,你们调查了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村民问。

  “我们事情很多,不是你反映,我们就马上下去调查。” 何宏辉回答。

  “现在正在直排,你们可以抓现行。”村民曾桂云建议道。

  “我们会下去调查。”在同一办公室的监察支队副支队长王崇炎称,“如果这个星期单位有车子,领导没有其他事就会下去调查,如果没有时间就会延迟到下下个星期去了。”

  邵东县环保局:按市里的意见办

  25日上午11时许,村民来到邵东县环保局找到局长王喜然,“鑫龙玻璃厂确实有污染,但是几千万的产值不是我们想关就能关了的。”王喜然称,鑫龙玻璃公司是通过环评的。“工业三废都是直排,排污设施在哪里?都是淘汰的焦炉,你们是怎么通过环评的?”村民们反问。对此,王喜然声称,通过环评时,自己当时还不在任上,具体情况要找王健民大队长。

  王健民见到村民,有些不满,“你们都向市局反映了,还来找我们干什么!”

  “我们反映20多天了,材料也交了,现在都没答复。”曾桂云回答称。

  对此,王健民不耐烦地表示,目前主要是看市里怎么处理。

温馨提示:以上资料仅供参考,具体情况请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立即咨询

    本文延伸阅读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