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魔鬼癌症村”松江南门村真相调查

    发布时间:2014-10-15 09:27   来源: 抗癌路   阅读:人   

  整个村庄的苦难:癌症阴影笼罩多时

  记者来调查情况的消息迅速传遍南门村,村民们聚集在吕伟明家的厨房里,大声表达对村里这家塑料加工厂的控诉,人声鼎沸几乎要将屋顶掀翻。随着村民们的诉说,令人震惊的数据浮出水面――仅在南门村王墙生产队一百多人中,近两年已有十多人患有或死于癌症。

  记者整理了由村民自发反映的南门村患病记录如下:

  序 号 姓 名 年 龄 门牌号 疾病名

  1 张陆弟 55 南门村422号 扁桃体新生物

  2 叶裕生 78 南门村423号 白血病

  3 杨桂云 54 南门村424号 喉恶性肿瘤

  4 张福根 73 南门村426号 骨髓瘤

  5 何秀娟 78 南门村427号 肝癌

  6 段亚芳 70 南门村429号 脑膜瘤

  7 张连云 55 南门村436号 结肠癌

  8 张兴龙 82 南门村436号 食道癌

  9 孙银才 52 南门村441号 声带息肉

  10 王秀根 70 南门村450号 肺癌

  11 王世根 66 南门村462号 肺癌

  12 徐友根 82 南门村474号 肺癌

  13 王正东 66 南门村476号 肺癌

  14 吕晨曦 7岁 南门村467号 结节性硬化

  15 王博乐 16月 南门村467号 白血病

  阴影笼罩在这个小小的村子上空已久,在互相倾诉与安慰中,村民们压抑多时的情绪忽然爆发,一位老太太开始失声痛哭,其他人也跟着哭起来。

  不过,对于村民们的患病数据,也有人提出质疑。“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我们南门村绝对没有这么多人得癌症。”南门村村委唐书记对记者说,“这个厂排污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并且已经将它关停了。我肯定从去年9月份开始到现在,他们再也没生产过。”至于塑料加工厂的污染是否导致村民患病,唐书记表示不知情,不过村委会愿意积极配合环境检测机构的调查。

  采访结束后,唐书记很快向记者发来了该厂的营业执照影印本。不过记者发现,该厂的名称是“上海市松江区车墩镇照红废品回收站”,经营范围及方式是“废旧物资回收及收购”。既是“收购废品”,应该说只是物体的搬动,那么村民口中,该厂常年排出的废水与废气是怎样产生的,“回收站”是否涉嫌违规经营,令人质疑。

  一个家庭的苦难:两个孩子都得了不治之症

  吕伟明和妻子王勤原本也有个幸福的家。不过他说,自从八年前家门口忽然冒出个塑料加工厂后,一切都改变了。他们的儿子在三个月大时被诊断患有“结节性硬化症”,这是一种会导致癫痫和智力低下的遗传性疾病。在咨询过遗传学专家后,吕伟明夫妻得知“结节性硬化症”的起因是基因突变,而环境正是引发基因突变的重要因素。于是,他们想到了家门前那个不断排放污水的塑料加工厂。

  经过申请,吕伟明夫妇得到了生育第二胎的机会。“我第二次怀孕的时候,还挺着肚子去村委会静坐,要求整治污染。但是他们别说行动,连基本的同情都没有。”王勤说。小女儿仍旧在恶劣的环境中出生了,父母给她起名“博乐”,希望女儿能带来许多快乐。然而事与愿违,就是虎年春节到来前不久,小博乐因为长期发烧不退被送往医院,确诊为“急性单核细胞性白血病”。

  “在8年的时间里,我们呼吸的空气中含有大量的有毒气体,我们用混有有毒废水的河水浇灌蔬菜,通过食物链摄入到了我们的体内。”在吕伟明、王勤夫妇口述,由朋友代笔的这篇《我们家庭的苦难》一文中这样控诉道。

  记者实探塑料加工厂:没有任何环保措施

  昨天,从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出发,前后共换乘了4辆车,记者终于到达吕伟明位于松江区车墩镇南门村的家。为了照看住院的白血病女儿,他和孩子的母亲、外婆每天都要这样来回奔波数次。而就在吕伟明家不到一百米距离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塑料加工厂。

  所谓“厂”,不过是几间钢板房搭建的窝棚,各种回收来的塑料品在院内堆积如山,走近后异味刺鼻。由于环保部门上午刚来检查过,加工厂尚未开工,显得冷清而脏乱。据当地村民介绍,每当这家塑料加工厂开工时,村里就会出现难闻的异味,住在附近的居民甚至连不敢开窗。更令人们担忧的是,这家没有任何环保措施的加工厂排放出的污水,直接流入了旁边农田的沟渠和小河中。

  树农张培仁是目前为止唯一获得“赔偿”的人。他的树林就在离加工厂十米远的地方。自从他用混合着加工厂废水的水源浇灌后,树木就都死了。为此他获得了每年五百元的赔偿,一共两年。“这还不能证明加工厂自己理亏吗?”村民们这样说。

  记者今天联系到上海市松江区环保局,据一位姓徐的工作人员介绍,自从他们去年接到群众投诉以来,已经多次上门对这家塑料加工厂进行检查。经查,该厂的确没有配套的环保措施。松江区环保局已于去年立案,对其进行罚款和停产两项刑事处罚。去年12月,由于该厂拒不履行处罚决定,松江区还向法院提出申请,对其进行了强制执行。

  “当时确实是停产了的。现在究竟什么情况,我们不清楚。”区环保局法制科的金科长说。至于村民的致病是否与周边恶劣环境有关,他则表示“这个因果关系很复杂,不好说”,而究竟谁该为村民的身体健康负责,他回答“不知道”。在金科长的建议下,记者尝试联系负责此案的松江区环保局环境监测支队姚队长,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苦难如何终结?村民走上漫长维权路

  曹雪仁老大爷是村里有名的“告状户”。八年来,他眼见南门村小河里鱼虾绝种、水藻枯死,更目睹了村民们患病的痛楚。曹大爷说自己这几年已经往村委会、镇政府、区环保局不知道跑了多少回。“等家里有人生了癌,去找村委会,他们才给个一两千块钱就再不管了。这是打发叫花子吗?”曹大爷很生气。

  几天前,南门村的村民们开始纷纷在吕伟明撰写的呼吁书中,签名或按下鲜红的手印。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维权最终希望达成的结果,大部分人并未有确切的想法。“我们的目的是政府关闭这个非法窝点、对村民进行赔偿和道歉。”吕伟明这样替大家总结道。吕伟明告诉记者,他准备将塑料加工厂排出的废水送到相关机构检测化验、收集全村受害者的病例资料,将一起进行行动。

  “回忆真的很痛苦,那阴暗湿冷的一幕幕又回到我们的眼前,像一根针,翻来覆去的扎进我们的心,当拔出来时已沾满了鲜血,就用这带血的回忆去温暖他们冰冷的眼睛,我们愿意为道德和法律给我们的一个公正答复而流尽最后一滴眼泪。”《我们家庭的苦难》一文结尾有这样悲情的一段。

  如今吕伟明七岁的儿子只有一岁程度的智商,而未满两岁大的女儿还躺在病床上等待治疗白血病的费用。对于吕伟明和南门村的其他村民来说,疾病带来的苦难就还远不会结束,而他们漫长的维权之路,才刚刚开始。

温馨提示:以上资料仅供参考,具体情况请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立即咨询

    本文延伸阅读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