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癌症村”,是谁把村民推向了癌症的边缘

    发布时间:2014-10-15 10:09   来源: 抗癌路   阅读:人   

  昨日,中国抗癌协会第七届第三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在汉举行。专家介绍,网络热传的中国“癌症村”地图中都不同程度存在污染,特别是水源污染;肺癌是城市居民发病率最高的癌症,背后与空气污染也有关系。(摘自3月8日汉网-长江日报)

  近些年来,“癌症村”成为各大媒体报道的焦点。2009年4月,《凤凰周刊》以《中国百处致癌危地》作为封面故事,讲述了我国百处致癌危地;2010年6月,《参考消息》刊登《媒体报道:中国“癌症村”向内陆地区扩散》文章,揭露中国“癌症村”现象恶化;2011年10月,《经济参考报》中刊登《土地重金属污染严重 多地惊现“癌症村”》文章,讲诉“癌症村”重金属污染严重。

  部分资料显示,中国“癌症村”现象日益严重。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学生孙月飞也在题为《中国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的论文中指出——“据资料显示,有197个癌症村记录了村名或得已确认,有2处分别描述为10多个村庄和20多个村庄,还有9处区域不能确认癌症村数量,这样,中国癌症村的数量应该超过247个,涵盖中国大陆的27个省份。”据中国民间专家估计,若包括非官方数据资料,全中国大陆的癌症村约达四百五十九个之多。今年2月20日,环保部发布《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官方首度承认个别地方因环境污染出现“癌症村”。

  这些“癌症村”很多都散布在河流两岸,绝大多数属由于化工厂、垃圾处理厂、矿山等污染了当地的水源、耕地和空气,患癌症死亡人数和比率正急遽增加。据《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全国每年新发肿瘤病例约为312万例,平均每天8550人,每分钟有6人被诊断为癌症,在全国不少大城市,恶性肿瘤已经超越心脑血管疾病,成为第一死亡原因;据《中国经济报》报导,1965年到2005年,骨癌、骨痛病人数都呈上升趋势。在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湖南株洲,当地民众的血、尿中镉含量是正常人的2至5倍。

  居住在“癌症村”里的村民遭遇悲惨,每一家几乎都被各样疾病或癌症困扰着,偏瘫、智障、畸形、妇科疾病、食道癌、肝癌、胃癌、直肠癌等是村子里挥之不去的幽灵。这就无异于被宣判了死判……污染对人体的损害,如果不以立即中毒的形式表现出来,那么就可能以癌症、肺部感染和痴愚症等形式表现出来。悲凉的画面之下,让人痛恨的是那些致病的“癌细胞”。

  首先是那些追求利益最大化,忽视人类生存环境、长远利益和子孙后代健康的化工厂、垃圾处理场、矿业公司等污染源排放企业。是他们直接把有毒废水、有毒气体、重金属排放到了水中、大气中和土壤里,才使得当地村民发生群体性癌症。

  其次是那些负责企业审批的政府部门和负责环境监控的监管部门。在不少地方,在保护环境和发展经济之间,“宁可被毒死,也不要被饿死”成了政府官员们心照不宣的法则。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能源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宏英在分析临汾市严重污染与政府应对间的关系时,有如下分析:“咱们国家对官员的考核体制非常不好,都是以GDP来考核,GDP关系到一个官员的仕途,这导致现在还是一味地强调发展是硬道理。”政府在进行投资的规划管理时并不以百姓利益需求作为施行依据,对各类有毒垃圾的处理安排大多仍为空白状态,环境监察“有心无力”,对于突然的大规模癌症爆发也无紧急应对策略,听之任之,很少采取及时有效的补救,在现实面前并未发挥应有作用,实为抗癌路上最大的悲哀。

  再次,我国对企业偷排私放处罚力度不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说,因为中国污水处理技术的落后,污水处理费用比偷排被罚的款子要多很多,再加上中国《行政处罚法》规定“一事不能两罚”——偷排私放往往被认定是同一个行为,企业只需要罚款一次,就可以排放一年,所以企业自然选择放弃污水处理。

  最后,中国至今没有建立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没人有资格代表公众担任诉讼主体,就肇事企业破坏公共健康追究更严厉的法律责任。在更多的时候,一些污染企业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座上宾,且贡献财税保障“吃饭财政”的正常运转,与政府形成亲密关系。而环保部门是地方政府的一个下属部门,难以制约污染企业。

  我们看到,不少地方的自然生态环境正遭受着巨大的破坏,环境污染已向我们的生命提出严峻的挑战。如果政府再不对环境污染高度重视,招商引资只顾能带来GDP而忽视人们的生存环境,不严加监管企业的污染治理和排放,不立项加大对污染治理的科技投入,对乱排乱放的企业没有严厉的处罚,对污染排放不加强立法,恐怕全国上下遍地是“癌症村”、“死亡村”,人们都生活在“癌症”魔幻中,还谈何建设美丽家园?谈何复兴中华?恐怕最后是现实版的《生化危机》罢了!

  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部分癌症村报道(摘自网络)

  1. 周寅杰:《淮河污染:世纪之劫》,《工人日报》1996年5月25日

  2. 王仁:《河南“癌症村”百人患癌症陆续死亡》千龙新闻网 2002年8月22日

  2002年,霍岱珊把他在“癌症村”所看到的用镜头记录下来,完成了一组《污染造成肿瘤村》

  3. 江华:《一条吞噬生命的河流》,《南方周末》2002年11月28日

  4. 清江:《江苏出现“癌症村” 规划不合理污染严重是主因》,《江南时报》2003年10月24日

  5.《江苏癌症村调查:空气污染严重睡觉要捂住口鼻》,《江南时报》2004年4月26日

  6. 偶正涛、蔡玉高:《淮河流域癌症村:村民已经习惯了癌症和死亡》,《经济参考报》2004年11月15日

  《河北“癌症村”谜团待揭》,2004年8月19日,《沈阳晚报》(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

  7. 何红卫、李程、郑高:《黄石市河口镇牯牛洲村竟成“癌症村”》,《农民日报》2004年12月1日

  8. 《山东肥城肖家店癌症高发之谜》央视《经济半小时》2005 年6 月23 日

  庞皎明:《江苏盐城癌症村百人死 领导称上访的人都是渣滓》,《中国经济时报》2005年11月2日

  9. 杨传敏、方谦华:《广东最著名的“癌症村”——上坝村的拯救与希望》,《南方都市报》2005年11月18日

  10. 张凯华、李春妍:《谁在承受大汶河污染之痛?》《中国矿业报》2005年11月16日

  11. 于杰、周相吉、白斌、孙彬:《“癌症村”12岁女孩下葬 政府岂能不作为?》,新华网2006年11月24日

  12. 徐超:《淮河流域众多“癌症村”》,《财经》2006年12月25日

  13. 吴娟:《襄樊癌症村与民间环保的救赎》,《长江商报》2006年12月26日

  14. 石继军:《50年内中国将出现一个新的癌症村?》《北京科技报》2007年1月17日

  15. 李虎军:《江苏金湖癌症高发村调查及防癌筛查的报告》《财经》215期,2007年7月5日

  16.李玫忆:《陕西小山村受污染成癌症村 9年仅出生2个小孩》中国网 2007年8月14日

  17.郭建光:《河南惊现“癌症村” 死人就像“家常便饭 》《中国青年报》2007年9月26日

  18.南香红:《中国癌症村赶走鱼米之乡 死亡名单不断拉长》,《南方都市报》

  2007 年 11 月5日

  19.喻尘:《沿海多个省份出现癌症村》,2007年11月5日《南都深度》

  20.李虎军:《抗击癌症,中国几乎全面溃败》《财经》杂志2008.7月7日

  21. 邓飞:《中国百处致癌危地》,《凤凰周刊》2009年4月号第11期

  22. 《媒体报道:中国“癌症村”向内陆地区扩散》《参考消息》2010年6月8日

  23. 李妍:《中科院称云南广西等地农作物砷超标极严重》,《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2月22日

  24. 邓飞:《中国上百癌症村悲歌》,《凤凰周刊》2010年12月28日

  25. 华剑:《云南曲靖癌症村最小死者9岁 铬渣污染疑团重重》,《潇湘晨报》,2011年8月18日

  26. 邓永胜:《安徽“癌症村”惊现 疑因“毒水井”》2011年5月19日中新网

  27. 田帆:《癌症村的希望与救赎何在?》人民网2011年5月24日

  28. 朱丰俊、周白:《苹果污染调查报告背后:癌症村村民下跪求助》,《南方都市报》2011年9月12日

  29. 张丽娜、范春生、谭剑:《土地重金属污染严重 多地惊现“癌症村”》《经济参考报》2011年10月14日

  30. 张丽娜、范春生:《全国多地现“癌症村”》,《新快报》2011年10月15日

  31.肖亚洲:《谁为“癌症村”的癌症病人买单》,2011年11月17日华龙网

  32.单文贤:《揭开导致癌症村形成的幕后黑手》,《中国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2011年11月1日

  33. 张丽娜、范春生、谭剑、呼和:《 山东长寿之乡惊现癌症村 排污企业称村民大惊小怪》,《经济参考报》2011年11月15日

  34. 王勇:《河南一癌症村3年死亡20人 发病率超全国百倍》,《中国经济周刊》 2012年4月10日

  35. 王勇:《癌症村调查:水源受污染成臭水沟 一年病故17人》,《中国经济周刊》2012年4月20日

温馨提示:以上资料仅供参考,具体情况请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立即咨询

    本文延伸阅读
    热点排行